曲荻

终于!下雨了!

高考完了一定要写!!!

意南风

许映  顾隶阳
十五岁
无效化和雷

周丹妮  米子琳
十六岁
植物栽培和加速生长

夏其琛  陈珞
十八岁
诅咒和火

夏鑫
二十五岁

世界未解之谜
马村大辉为什么这么好,超可爱超帅

Give you all[暂定]

*人物、剧情原创,爱丽丝学园设定,私设每个国家都有一个爱丽丝学园,其余设定与原著保持一致

*不打tag,自我放飞的小说

Chapter 2

等她睁开眼时,眼前却是一片漆黑,她伸出手在身边胡乱摸索着,触碰到一个圆圆的硬硬的东西,等到右手全都覆盖上去,才发觉这是门把。她往右拧了拧,很轻松地就将门打开了,扑面而来的是大片的光明,她伸手遮了遮眼睛,等到眼睛适应阳光后才慢慢睁开,却发现眼前的房间分外眼熟。

黑板、桌椅、雪白的墙上布满了的涂鸦、还有一群年龄不一的孩子们。这是初等部B组的教室。

她扫视了一眼教室,很快发现了几个眼熟的面孔,现在技术系的代表南檎风、自己的同桌封朦伊、还有正在把弄一株盆栽的自己。

而自己身边还有另一个女孩子,看不清长相,留着低低的双马尾,趴在自己肩上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修剪植物。

这是谁?尽管女孩的脸很模糊,但低双马尾、蓝色的星星发卡、还有与自己如此亲昵的姿势,这么多明显的特征,她却依旧想不起来这是谁。

教室里很喧闹,一堆拥有超能力的孩子聚在一起,当然不可能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忽略了正在上课的老师。她还在想着那个女孩究竟是谁,突然教室门就被推开了,一个身材高大的人直接穿过了自己的身体,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大声在教室里喊:“□□□,初等部校长有事找你!”

或许是这位老师的音量实在太大,又或许是校长亲自召见非常不可思议,总之教室里安静了不少,大家都看着刚才被叫到名字的学生。

她惊讶的看着女孩从自己的身旁站起,而自己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女孩,女孩不知道说了什么,也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就这样和刚才的老师离开了。而女孩经过她身旁时,她依旧没看清女孩的脸。

画面陡然一转,几乎是一瞬间场景就转换了,此时已不是在教室,而是初等部校长办公室。要问她为什么知道这里是哪里,她也不知道,只是潜意识里就对这个地方印象极深。

校长坐在办公桌前,女孩则站在她面前,周围是几个老师,有几个她也认识,比如危力系的指导老师夏鑫,还有特力系的指导老师秦涉南。

令她再次惊讶的是,自己竟然闯进了校长办公室,她看着自己狠狠推开办公室门,直接走到女孩面前,拉住女孩的手,将她护在身后,用十分凶狠的语气喊:“我不同意!”

原来自己也会做出这样的表情吗,这样愤怒到想要打倒一切的表情。

女孩似乎又说了些什么,想要将手挣脱开。而夏鑫则是快步向前,将两个女生分开。

自己狠狠地推开了夏鑫,又走到了女孩身边,说着“我不同意这样”、“她的能力才不危险”、“我又没有受到伤害”之类的话,她已经有些听不清了,面前的景象也有些模模糊糊的。

而她看见的最后一幅画面,则是女孩走到了夏鑫身边,毫不留情地走了。

不,不应该说是毫不留情,因为她并不能看见女孩的表情,所以也就不知道她究竟是毫不留情还是依依不舍。

而自己,则是在校长室里泣不成声。

“叮铃铃——”吵醒周丹妮的是早晨七点的闹钟。天已经大亮,阳光透过窗户泄了进来,她揉了揉睡得有些模糊的脑袋,穿上拖鞋走到窗前,一把拉开窗帘,“哗啦”一声,整个寝室都亮堂了起来。

八点半就要上课,她得抓紧时间洗漱和吃饭。正准备拿梳子的时候,周丹妮突然想起,刚刚是不是做了一个比较奇怪的梦。不过醒来已经这么久了,梦的内容也差不多忘光了。

就当只是个梦吧。

她眨了眨眼睛,开始洗漱。

去食堂的路上,周丹妮碰上了刚刚从宿舍楼出来的封朦伊。对方拿着书包,打着哈欠,一副没有睡好的样子。

“早啊,丹妮。”封朦伊走过来和周丹妮并肩一起走着,周丹妮也点了点头,说了声早,于是两个人就顺路一起去吃早饭。

封朦伊是周丹妮初等部就认识的朋友,一直在一个班里,可是说是很好相处的人,周丹妮也很乐于和她在一起聊聊天什么的。

“你知道,最近的顾隶阳事件吗?”封朦伊拿勺子搅拌着汤,问道。

周丹妮点头,顾隶阳事件指的是最近初等部学生顾隶阳出逃事件,闹得很大,对方是雷电爱丽丝的持有者,弄坏了不少公共设施,据说学校的围墙也因为他的落雷而毁坏了不少,最近正在维修,不过周丹妮最近比较忙,所以也没有具体了解过。

封朦伊咬了口包子,说:“他的处分下来了,好像是降一星级,反省两天,真的蛮轻的。”她顿了一下,语气变得神秘起来,“但是我听说,他好像还要从潜在系转到危力系,夏鑫指名要的。”

关于顾隶阳,这是个出逃学校的惯犯,大大小小加起来应该能有五六次,每次都会被学校里的老师抓回来。他好像在初等部十分有名,有几个不服气学校管理的学生也跟着他逃出过几次。周丹妮觉得,这样的学生本来就早该去危力系了,能力虽然比较常见,但威力却很大,是学园里最能发挥出雷电爱丽丝能力的人,如果本人不把控好确实很危险。

“现在才转去吗?”

“嗯……本来好像他半年前就应该去的,他真的太危险了,但是好像一直有人在和校方对峙,所以每次的处理结果都不了了之。难道这顾隶阳还是哪个校长的私生子不成?”

封朦伊的猜测让周丹妮一口汤卡在嘴里,她咳了两声,笑道:“初等部校长和高等部校长的。”

封朦伊被周丹妮的话惊到了,顿时脑子里全是初等部校长和高等部校长站在一起的画面。她狠狠摇了摇头,坚定道:“不行!他们两人站在一起也太毁气氛了!还不如初等部校长和夏鑫呢!”

周丹妮:“……”我就是随便说说。


Give you all[暂定]

还是写了……

*人物、剧情原创,爱丽丝学园设定,私设每个国家都有一个爱丽丝学园,其余设定与原著保持一致

*不打tag,自我放飞的小说

Chapter 1

   已经是十月了,最后一节课下课的时候,周丹妮弯腰正在整理书包,同桌偏过头来说:“丹妮,去吃饭吧?”周丹妮停下手上的动作,直起身来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今天技术系的学长有事要找我,所以……”

未等她说完,对方就大方的摆摆手,说:“没事的,准备文化祭还挺忙的吧?”然后她轻松越过几个座位,跑到了教室后门口,“那你快去吧,我先走了。拜拜!”

周丹妮看着对方迅速跑出门的身影,一句“拜拜”硬生生憋了回去。

 

她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钟,五点半,学长应该已经在技术系等着了,自己要快点了。

从高等部离开,一直往东走两百米,就能看见技术系的研究部了。与以往严谨的风格不同,系建筑的外围被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装饰品环绕着,周围也有不少别系的学生驻足在这里参观。

周丹妮匆匆忙忙推开技术系的大门,迎面就是一堆亮晶晶的荧光粉在面前散开,然后空中出现了几片雪花,在她肩上落下。对这突如其来的玩意已经见怪不怪,周丹妮没有过多理会荧光粉的主人是谁,径直朝角落里一棵巨大的松树走去。

松树上有几个正在忙活装饰的学生,旁边还有几个人用爱丽丝帮忙。大约都是初等部的学生,树底下只有一个人挺拔的身高十分引人注目。

周丹妮走过去,把书包放到空闲的椅子上,走到那个人身边喊了一声“学长”。对方正在指导一个初等部的学生怎么使用三号机器人,听到这一声连忙转过了头。他笑了一下,说:“来了?”然后匆匆把遥控器给了学弟,说:“你先去找晓雅吧。”

随后二人就另找了个相对安静点的地方。学长名叫南檎风,高等部三年级,是技术系的总代表,长得温文尔雅,也非常稳重。

“还叫你过来真是不好意思,不过文化祭只有两周了,我想跟你商量下有关外部的装饰问题。”说着南檎风已经拿出了一个素描本,翻了几页后拿给周丹妮看。

上面是技术系部的总外观素描图,和刚刚在外面看到的基本差不多。南檎风指了指顶部的几颗星星,说:“我觉得这次把这里的星星去掉应该是个不错的想法,去年和前年一直都是这样,虽然可能没什么人注意,但我还是希望能给大家一个不一样的感受。”

周丹妮顺着他指的地方看去,安静的听着。

“我听说,最近你培养了一种‘唱跳草’对吗?”南檎风问。

周丹妮点点头:“大概两天前。”所谓唱跳草,顾名思义,就是可以从花盆里跳出来,根据自己的意愿活动的一种奇异草,颜色也多种多样,而周丹妮培育的唱跳草,是可以发出声音,也可以排成整齐的队形跳舞的。当然,声音只能从外部植入。

“那你觉得,如果把唱跳草围成一圈,从顶部缓缓降下,用歌声先吸引住观众,怎么样?”

实话说,周丹妮并不认为这能有什么出彩之处,事实上,一般来技术系参观的,大部分都直接进入大厅,外部的装饰,始终是比不过潜在能力系的,因此,前几年对于外部装饰一直不是特别重视。而南檎风是今年才当上总代表的,自然对于文化祭的整个流程都有更大的发言权,但按理说,南檎风今年18岁,再过不久就进入专科,应该是没那么多时间来管这些的,一般来说,到了这时候,就应该大部分都交给初等部、中等部的来办。

但是周丹妮知道南檎风是个事事追究完美的学长,他若希望文化祭办得更好,那也并无什么过错。而周丹妮恰巧又不是会多说什么的人,南檎风希望这样,就这样了。

周丹妮说:“挺好的。我回去会尽力培育几株更优质点的。”

“辛苦你了。”南檎风推了推眼镜,合上素描本,拍了拍周丹妮,“你的植物培育能力是非常优秀的,一定能在文化祭上大放异彩。”

说完他看了看表,外面的天气已经有点阴了,他说:“我送你到门口,明天再商量一下。”

周丹妮过去拿回了书包,然后两人一同走到了技术系大厅门口。“学长明天见。”周丹妮朝南檎风道别后,就离开了技术系。

 

在去餐厅的路上,周丹妮一直想着要怎么培育出更加夺人眼球的唱跳草,低着头也没有注意到差点就要撞到人。

等到肩膀上传来痛感,她才发现刚刚和一个男生不小心撞到了,而男生旁边还跟着个小女孩。

“不好意……”她还未说完,对方就后退了几步,一脸歉意地说:“对不起学姐!我没看路!”

周丹妮摇摇头:“没事,我刚刚也没看路。”刚说完她就愣住了,眼前的男生从校服上看是中等部的学生,但这个面孔还是挺有名的,是学校有名的无效化爱丽丝持有者,许映。

“明明是她不小心,为什么许映哥要道歉啊!”许映旁边的女孩不开心的嘟起嘴瞪着周丹妮。

她刚说完,许映就不客气地弹了下女孩的额头:“别这么没礼貌,是我们错了就要道歉。”

倒是比想象中成熟,还以为是个到处惹麻烦的小鬼才这么有名。周丹妮看了看他们,面上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打算直接离开。

她刚没走几步,女孩就大声喊她:“喂!你刚刚的想法才是没礼貌呢!许映哥才不惹麻烦!”

周丹妮听到这话,顿住了脚步。这是……被读心了?

然后传来的是对方的惨叫声。

“展笑笑!不是跟你说了别随便读别人的心吗!跟学姐道歉!”看来是被教训了。

周丹妮叹了口气,转过头来朝两人走去。名为展笑笑的女孩似乎并无诚意道歉,还是瞪着她。“你倒是跟我想象中的一样,很没礼貌呢。”她这样说着,笑着揉了揉对方的脑袋。

说完她就转身,想着再也不会理这小孩的茬了,径直往前走去。

后面展笑笑的声音也越来越模糊:“你给我回来啦!是学姐就了不……啊!许映哥又打我……”

这一小插曲并没有对周丹妮这一下午的行程安排造成什么影响,在吃了饭之后她就去研究教室研究了一会唱跳草的新品种,等培育到很满意的程度后才发觉天已经擦黑了。是时候回宿舍了,不然三号会生气的。周丹妮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研究室,锁好门之后便离开了。

一路上都没几个人影,只有一些高等部的学生成群结伴刚从研究室回来,周围倒也是十分安静。她没由来的想起下午的那两个学弟学妹,许映应该是中等部三年级的,脸上的稚气也早已褪下,被称为展笑笑的女孩大概还是初等部的,估计十一、二岁的样子,能力是比较常见的读心,不过不管常见不常见,这种能力实际上也不是很受人待见啊。

倒是许映的无效化,却是非常稀有的,周丹妮目前所知道的无效化也只有两个人而已,一个是正在上专科的学姐,另一个就是许映了。

而许映,应该是由于能力才比较有名的,他本人也只是个很普通的高中生。事实上,周丹妮还是觉得无效化这能力挺鸡肋的,一般来说派不上什么用场,不过要是使用得当,在危力系还是挺有用的。

不过这与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周丹妮耸了耸肩,毕竟自己隶属技术系,更多的精力还是放在以后的出路上比较好,只要自己的能力能被外面的大企业赏识,可以说自己的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走了大约五分钟后,到了宿舍楼前,周丹妮正准备去一楼一号房间给三号签到,身后却突然窜出一个人影。

她被吓了一跳,连忙往身后看去,空无一人,而宿舍楼前的花坛却发出了“簌簌”的声音,两三秒后就消失了。

大概是哪个初等部小孩的恶作剧吧。她并没有在意这个,签完到之后就回自己的宿舍躺着了。

大概是今天培育唱跳草耗费了太多精力,周丹妮等洗漱完躺到床上没几分钟就睡着了,周围的一切都寂静不已,整个爱丽丝学园也都入睡了。



不一谜语(???太仿了

*恶魔之谜的背景

*不打tag  自我放飞的小说

 

房间里没开灯,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校长桌上的电脑闪着荧荧的光,她站在校长背后,胳膊垂在身体两侧,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神秘”的校长,有点不知所措。

 

校长只是快速地在键盘上敲打着什么,电脑屏幕上的画面瞬息万变,连一瞬都看不清。一分钟后,他捏了捏手腕,开口:“实习一年的林意然老师,对吧?”

 

“是、是的!”她连忙回答。

 

校长推开椅子站了起来,正对着林意然,他身材高大,穿着得体的西装,大半张脸都被黑暗笼盖着。“那么,今年二十一班的班主任,”他拉了拉领带,“你来做,如何?”

 

听到班级的名字,林意然心下一颤,她自然是想开口拒绝的,然而却有一股力量促使着她不得不答应。她咽了咽唾沫,“当然,没问题,校长。”

 

林意然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想确认一下,校长。我及我周遭人的安全,都会得到保障,并且报酬之后也会准时到帐,对吧?”

 

校长微微仰起头,眯起眼睛看她:“当然了,我亲爱的老师,我从来不会违反约定。”

 

“我明白了。”她说,尽量不让自己的手颤抖,然后转过身子朝门走去。

 

“期待你的表现,林老师。”校长低声道。

 

她没有回答,拉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Chapter 1

由于今天是集会,镇上要比平时喧嚣很多,街头人来人往,吆喝的声音在吴子帆耳旁不断地响着,他有些烦躁地低下了头,自顾自的往前走着。

 

大约十分钟左右,他在一栋有些年头的屋子前停了下来。周围的地上有很多杂草,不远处还有狗吠的声音。他推开门,脚底踩上坚硬的木地板,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接着很快从里屋走出来一人,一手拿着本书,一手拿着勺子。

 

“子帆回来啦。”女孩看上去年龄不大,约莫只有十七八岁,扎着高高的马尾,脸上笑盈盈的,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嗯。”吴子帆闷声答道,接着直接朝另一间房走去,“竹笠姐,奶奶她在吗?”

 

被称为竹笠的女孩点了点头:“刚刚睡下呢。”

 

吴子帆的脚步随之停了下来,他在一个门上刻着漂亮的花纹的房间前站定,手半举着,犹豫了两秒后最终还是没有敲上去。他轻叹了一声,转身走开了。

 

他直接拉起沙发旁早已准备好的行李箱,然后看了眼沙发上随意搭着的外套。是件棕色的风衣,看上去有点旧了,他想了想,最终还是拿起外套穿上了。

 

“不跟奶奶说声吗?”竹笠站在他背后,问道。

 

吴子帆蹲下身子检查行李,说:“不了,先让她睡吧。”

 

竹笠有些担忧的看着他,最终还是说了出来:“你爷爷前两天来过。”

 

“我知道。”面前的男孩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答得很快,“没事的。”

 

他提起行李箱,走到了大门口,然后转过头疲惫地笑了笑,“那么,我走了。”

 

多久没有看到了啊,他的笑容。竹笠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口。

 

“……一路顺风。”她只能这么祝愿。

 

吴子帆踏出了几步,想起什么似的又停了下来。他转过身,仔细地看着竹笠。他说:“谢谢你对爷爷奶奶的照顾,今后也拜托你了,我会尽快回来的。”然后他鞠了一躬,久久没有抬起头来。

 

竹笠脸上早已布满眼泪,她使劲地抹了抹脸,呜咽着说:“一定要回来,一定要。”

 

 

陈雨在车上坐了大概有半个小时,他一直坐在最后一排,甚至还睡了十分钟,直到甜美的女声在车内响起,他才模模糊糊醒过来。

 

“尊敬的乘客您好,AC中学到了,AC中学到了。”这是最后一站了,车上的人基本上都走光了,大概只有两三个人还留在车内。陈雨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脖颈,打着哈欠赶紧拉着行李箱下了车。

 

下了站台,眼前就是一座再普通不过的中学,高大的教学楼耸立着,周围还有很多茂盛的树,树叶在风的吹动下轻轻摇曳着。地上零星落了几片树叶,微风吹过,带动树叶向前飘着。现在似乎是自由活动时间,比起冷清的车内,站台倒是热闹多了。

 

刚睡醒有点迷迷糊糊的,陈雨揉平了几根翘着的头发,还在想为什么刚才那辆车人这么少难道是自己错过报道了吗,他并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跟着自己,直到被人拍了一下,他吓了一跳,猛地回头,“嗯?——”

 

面前的男生穿着一身休闲装,耳旁还别了一只红色的发卡,一脸微笑的面对着陈雨。“你也是二十一班的吗?我看见你刚从那辆车上下来。”他开口问道。

 

是刚刚和自己在同一辆车上的人?陈雨回想着,但并没有任何印象。大概是自己睡着的时候上来的?然后他没有多想,同样向来人报以微笑。“对,你也在车上?”

 

“哈哈,应该是吧。”男生的手插在兜里,说着意义不明的话,“那我们一起顺路去报道吧?”

 

“啊,好。”陈雨点头,有点惊讶眼前的人如此自来熟。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聊着天,与周围的学生并无二致。

 

对方名叫谭枫,是从外地来的,一开话匣子就停不下来,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大约是从小就没什么朋友的缘故,事实上陈雨并不擅长应付这种天性开朗话多的人,但谭枫并没有让自己有多尴尬,实际上,他总是会顾及到陈雨,陈雨也并不会无话可说。

 

“你为什么知道我是二十一班的?”陈雨问。

 

“嗯……”谭枫偏过头,一副正在思考的样子,“猜的啦。”他笑着回答。

 

……敷衍的好明显。陈雨在心里白了他一眼,很明显对方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于是只好指了指对方显眼的红色发卡,问:“那为什么会戴发卡?”

 

“这个吗?”谭枫指了指自己耳旁的红色发卡,眯起眼睛笑,“这个发卡啊,是很特殊的人给的。”

 

“是喜欢的人。”

 

 

由于现在还刚入秋,天气并未转凉,有些闷热,太阳懒洋洋地挂在天上,陈雨抬了抬头,被阳光刺得眯起了眼睛,他和谭枫快步走进教学楼,顺着班级号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地看过去,一直走到一楼的尽头才看到二十一班的班号。似乎是刚刚翻新过,教室周围还飘着点淡淡的油漆味道,他们朝教室里走去,环顾四周,桌凳讲台还有各种电子设备也是崭新的,但偌大的教室里只摆了不到十五张桌子,似乎显得过于空荡了。

 

教室里此时已经有三个人了,不是在打游戏就是在睡觉,全都一副问题学生的样子,听到陈雨他们的脚步声,坐在第二排最中间的男生抬起头看向他们,朝他们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

 

看上去是个比较容易相处的人?陈雨这样想着,看向谭枫,准备开口问要不要先找个座位,就见刚刚还在滔滔不绝的谭枫抿紧了嘴,他的目光直直地看向刚才的男生,只一秒就移开了,然后又恢复了刚才笑盈盈的状态,说:“先找个座位坐吧。”接着就走向了最后一排。

 

陈雨连忙跟上,心里还在奇怪刚刚谭枫怪异的神态,却恰好从男生旁边经过,一股恶寒的气息让他浑身发抖,他急忙忙走开,在谭枫的旁边坐下。

 

黑板上空的表此时已经走到了下午三点,陈雨正准备问谭枫接着去哪里报道来着,一个女老师就迈着轻盈的步子走了进来,她穿着学校的教师制服,头发高高地盘了起来,脸上化了点淡妆,长得不算很好看,但属于耐看的那种,五官会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她拿着几本讲义,站在讲台上环视了下整个教室,接着她拍了拍手,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她聚集过去之后,她露出了微笑,说:“我是二十一班的班主任,林意然,”她拿起一根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班里应该是有十一位同学,现在只有五位,那么先请各位做个自我介绍吧。”

 

她下头翻了翻花名册,说:“学号135,吴子帆。”她抬起头,看向了第一排最靠窗的位置,正是刚才爬在桌上睡觉的男生。“你先来吧。”对上吴子帆平静的眼神,她点了点头。

 

于是吴子帆从座位上站起来,整了整刚刚被揉乱的衣袖。“我叫吴子帆,”他开口,“学号135,年龄十六,来自C市。”像陈述报告一样,他平淡地介绍完了自己。

 

听到这样的自我介绍,陈雨不由得多看了吴子帆两眼,对方生得一副好皮相,脖子修长,背影也很好看,放在言情小说里妥妥的冷酷男一校草,必定让不少女生倾心。只是,还真有这么冷漠的人啊?对一切都漠不关心,不知是不会说话还是懒得说话——想到这里,陈雨默默地对自己说以后还是不要和那个人多打交道。

 

然而,旁边的谭枫似乎并不这样想。“哇塞冰山美男诶。”他探过身子小声对陈雨说道。

 

“……你喜欢?”陈雨有点无语,眼前的谭枫就跟见到帅哥就两眼放光的花痴女一样。

 

谭枫低声笑了笑:“当然啦!小说里面攻略冰山校草虽然是常有的桥段但还是必不可少的情节啊!”

 

陈雨看着眼前跟他谈论恶俗言情小说情节并且看上去没有完结尽头的谭枫,想了想还是无视谭枫把视线转移到刚刚地吴子帆身上。后者说完已经自顾自的坐下了,气氛相当寂静,甚至有点尴尬,大概只能听见谭枫细细碎碎的声音。而林意然显然还不擅长应付这种场合,只好干巴巴地笑着试图拯救一下冰冻的气氛。

 

“呃……嗯……很安静的学生啊。那么,学号368的谭枫同学,不要再打扰旁边的同学了,起来自我介绍一下吧。”她最终决定牺牲谭枫来挽救失败的第一节课。

 

谭枫的表情自然也是尴尬无比的,当然他很快就转换过来了,站起来之前还顺带瞪了眼偷笑的陈雨。“那个,我叫谭枫,刚刚说话真是对不起。”说到这儿,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继续说道:“我也是从外地来的,希望能和大家好好相处啦。”然后露出了很灿烂的笑容。

 

谭枫的一席介绍让气氛活跃了不少,在场的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比起吴子帆,还是这样阳光的男生更让人有好感。这让林意然松了口气,她笑着说:“好,谭枫同学请坐,那么,接下来学号193的夏司。”她看向刚刚进教室前一直在打游戏的男生。

 

对方很快就站了起来,看上去也不是会让人头疼的学生,他开口:“我叫夏司,也是16岁,倒是本地的啦……不过已经很久没来过这里了,因为各种原因最近才又搬过来,所以只能算半个本地人,不过我还是很喜欢这里的,AC中学也很好,跟我想象中差别不大,听说是全部强制住宿还是有的点失望啊,不过环境要是不错的话那就另说。还有……”

 

嗯?等等??虽不像吴子帆那种,但是你这是谭枫的加强版吗?!听着夏司口若悬河,陈雨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吐槽。

 

讲台上的林意然虽然一直保持微笑,但也不知道是打断还是不打断好,倒是谭枫率先终止了夏司的滔滔不绝。

 

“我觉得还很好啊,我第一次住宿,所以还是感觉挺新鲜的。”谭枫看着他,右胳膊搭在桌子上,手撑着下巴。

 

听到这话,夏司朝着对方看去,几乎是没有什么停顿的就接住了话:“诶是吗,我也是第一次住宿,不过因为之前习惯了走读所以……”

 

而后两个人竟就这样神奇的聊了下去,陈雨听着,也不知道是该心疼林老师还是该幸灾乐祸了。

 

现在的情景就是,林意然站在讲台上,一副快要忍不下去的样子,吴子帆无所事事的看着窗外,夏司和谭枫旁若无人地聊着,陈雨趴在桌上默默地听着。

 

等到两个人从住宿聊到小说的时候,先前对陈雨露出友好的微笑的男生率先开了口。

 

“我说你们,不要给老师添麻烦呀?”男生双手撑着脸,头上是服服帖帖的蘑菇头,可爱的脸蛋有点婴儿肥,嘴角翘起很好看的弧度,声音也是没长大的小男孩音。

 

刚刚还在与夏司友好交谈的谭枫一瞬间就变了脸,他刚准备开口,林意然就重重地敲了下桌子,努力做出一副很威严的样子。“夏司和谭枫不要聊了,培养关系可以下课再来,那么现在学号001的师晴阳同学,该你了。”

 

是刚才那个男生。

 

记一下
一定要填完
恶魔之谜背景的小说